丁香之恋
发布日期:2018年5月8日  来源:鹤岗矿工报 作者: 郝玉梅      
    没有牡丹的雍容华贵,没有芍药的淡雅大气,没有秋菊的铮铮傲骨,也没有荷花的冰清玉洁,但并不影响人们对丁香的喜爱与赞赏。
    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丁香开。伴着春的脚步,丁香欣欣然睁开了明媚的秀眼,在大街小巷,在公园庭院,簇拥着,张扬着。小巧的花朵,不是零零星星,而是一枝枝,一蓬蓬,一束束,精神抖擞地堆成团团簇簇,粉中透紫,紫中映白,白中有粉。聚伞状花卉,开得蓬蓬勃勃,热热闹闹闹。
    春风忍不住欣喜来爱怜她,她欢悦地摇曳着俊美的头饰,展示着自己妙曼的姿韵。
    蝴蝶被吸引来与它媲美,它顶着一头华盖般的繁荣,把蝶儿淹没在满怀锦绣之中。
    春雨禁不住诱惑,也来亲吻她。她踮起脚尖靠近情人,浓郁的香气悠悠地濡染着,痴迷的美眸,缠绵缱绻。雨滴被柔情绾住了,瞬间跌入甜蜜,不能自已。
    远远望去,这灿若星辰的小花,如片片云霞,像团团白雪,若朵朵紫云。花儿们随风起伏,翻涌起一波波或紫或白或粉的浪,煞是美艳。
    近处观赏,绽开的花朵,指甲般小巧,仿佛四瓣花形的小扣子,又似张翅欲飞的粉蝶。花冠细细长长,如迷你的小喇叭,对着天空吹奏出幽香醉人的乐曲。极微小的蕊,隐在花心里。它们姿态雅致,灿然的笑得那么惬意。
    最撩人情思的是半开的细长的瓣儿,执拗地向外弯曲,给人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“的娇羞感。
    那孕育着蕾的更楚楚动人,一簇簇小紫豆豆,如一盏盏迷你小灯笼,挂在枝头。密密的小脑袋在风中东张西望,圆溜溜的花苞鼓胀着,举起无数个小棒槌,敲打着春的交响曲。
    看吧,每一枝上,无数朵小花,组成了大大小小的绣球,满树的风姿绰约,满眼的璀璨繁茂。紫色的高昂着头,白色的纤尘不染,粉色的浪漫妩媚。
    它们密密匝匝,挤挤挨挨,互不相让,占满枝枝桠桠。争着俏丽,比着芬芳,赛着娇艳。分不清花朵、花萼、花蕊,只是一球球,一团团,把春色渲染得鲜明浓艳。如海、如霞、如锦般瑰丽逼人。置身其间,周身被花包围着,被香气浸润着,被美沉醉着,即便是铮铮铁汉,此刻也酥软得绕指柔了吧。
    丁香,让刚刚经历过严寒磨砺的北方人,顷刻间点燃起创造的热情,让思想展开双翼,让梦想在春光中放飞,从浓郁的馨香中品咂生活的甜蜜。正    如诗人刘静娟在一首七绝中赞美的那样:
    庭院风微暗送香,含羞脉脉度春光。
    立根塞北花犹俏,不羡牡丹居洛阳。
    有一种叫暴马丁香的品种,也属于木蓿科,株高可达十多米。在初夏开奇香四溢的白色小花,花期可达月余。因甘肃、青海等地的寺院,用它代替菩提树,所以它又被称为西海菩提。
    “芭蕉不展丁香结,同向春风各自愁”,李商隐用丁香描绘情人间的思念之情,可谓别有新意。“五月丁香开满城,芳香流荡紫云藤“,不仅描绘出花的繁盛,更赞美了它无与伦比的香气。
    是的,这香气,在大街小巷流转,在田间草地弥散,在庭院窗前漫溢。飘飘袅袅,丝丝缕缕,尽情挥洒。心急火燎地到处喷涌,那么酣畅淋漓。
    无论春阳下,还是明月里,都毫不吝啬自己的热情,慷慨而又悄无声息地去造访每一扇不曾入眠的窗子,为每个人送去清纯芬芳的馨香。这迷人的情韵,这袭人的馥郁,迷了神,醉了心,撩了情。尔后,思想便随之升华,人生真谛,便在氤氲香气中品出况味来。
    我想,哈尔滨人把它作为市花来尊崇,不仅是因为它热情奔放,奇香四溢,为大地涂抹绚丽色彩,更因为它顽强的生命与敢于抗争的品格吧。
    不是吗?它把根深深扎在泥土中,冬日的凛冽也奈何不了它。每到四五月份,雪花刚收起翅膀,时而还有料峭的倒春寒,杨柳刚刚萌芽,丁香就迫不及待地傲然绽放在这北纬45度的土地上,奋力抵御着强劲的西风。
    在人们看来,它仿佛是在不经意的瞬间,忽然全部绽放。对此生物学家解开了谜:北方属于高纬度地区,冬长春短。即使春来了,冷暖也反复交替,它如果贸然开放,必被无情寒风“零落成泥碾作尘“。于是,聪明的它便一直处于含苞待放状态,以寻找最佳开放时机。它智慧地避开了被冻僵的灾难,完成了繁衍生息的使命。懂得恰到好处地把握进与退,这对人不也是一种启示吗?
    “聚小而成大器,抗艰难而争上游“,这种坚韧顽强,也是北方人精神的写照吧。
    丁香,能不为你痴迷,能不为你沉醉?
   友情链接
热电厂环保意见
安全生产学习1文件下载
安全生产学习2文件下载
中国煤炭资源网
中国煤炭科技创新网
中国煤炭工业网
黑龙江龙煤集团网
中国清洁能源行动网
    Copyright © 2014 - 2015 黑龙江龙煤鹤岗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     黑ICP备:13001181号